【云顶娱乐】发酵饲料可有效降低养猪饲养管理成本

前不久,浙江省宁波中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就研发的“发酵豆粕”举行了产品推荐会。据了解,这种新型豆粕加工方式,依托微生物发酵技术,提高了豆粕利用率,产品附加值提高了20%~30%。宁波中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说,“豆粕作为优质植物性蛋白源,存在的多种抗营养因子不利于营养成分的消化吸收,发酵豆粕经过微生物发酵,弥补了豆粕的这些缺点。”发酵豆粕还可以替代日粮中血浆蛋白粉、鱼粉、肠膜蛋白和乳清粉等动物性饲料原料以及预防性抗生素等,大大降低了养殖成本,减少了畜禽养殖对动物性饲料原料的依赖,提高了养殖安全和食品安全。

“豆粕作为优质植物性蛋白源,存在的多种抗营养因子,不利于营养成分的消化吸收,发酵豆粕经过微生物发酵,弥补了豆粕的这些缺点。”宁波中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说,发酵豆粕还可以替代日粮中血浆蛋白粉、鱼粉、肠膜蛋白和乳清粉等动物性饲料原料以及预防性抗生素等,大大降低养殖成本,减少畜禽养殖对动物性饲料原料的依赖,提高养殖安全和食品安全。

在当前豆粕价格看涨的背景下,北仑区农业龙头企业宁波中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功研发酸化发酵复合蛋白饲料,可大幅减少育猪饲料中豆粕的使用量,近日该项目通过了市科技局专家组验收。这有望缓解国内豆粕等蛋白质饲料紧缺的现状,有助于提升粮食安全,同时促进养殖行业提质增效。
猪肉是我国老百姓主要副食品之一,年消费量超过5千多万吨。然而,国内饲料资源并不丰富,养猪用的豆粕等蛋白质饲料主要依靠进口。来自中国农业科学院饲料研究所资料显示,至2020年,我国蛋白质饲料年供需缺口将达4800万吨。开展科研,拓展饲料资源,成为当务之急。
2014年,由浙江大学和中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联合承担的“安全高效酸化发酵复合蛋白饲料的研制及应用”项目被列为宁波市科技计划农业攻关项目。项目探索运用酸化发酵等新工艺,对柠檬酸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弃物——柠檬酸菌丝体和柠檬酸废液,以及玉米蛋白粉等其他低价饲料进行再利用,研发可替代豆粕的养猪饲料。
“它是一个变废为宝的产品,可以有效代替豆粕、玉米等,节约粮食。”项目负责人方银兵介绍,该饲料可直接替代养猪饲料中25%至30%的豆粕,从而降低每吨饲料成本50至100元。

提高15%的饲料利用率

继“豆你玩”“蒜你狠”“向前葱”之后,今年,主角变成了不起眼的“豆粕”。这一生产饲料的主要原料,从6月以来,上演了过山车式的猛涨,最高时与去年价格相差一倍。面对上游原料“逼宫”,下游养殖户“叫苦”,饲料企业开始寻求科技手段,通过生物科技谋求产品升级。

云顶娱乐,四会市下布联营畜牧养殖场负责人张伙贤认为,成本和质量是其推广的最大障碍。张伙贤告诉记者,之前不少生产发酵饲料的厂家曾向他推销发酵豆粕,但综合考虑后并没有采用过。

【云顶娱乐】发酵饲料可有效降低养猪饲养管理成本。昨天,宁波中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研发的“发酵豆粕”举行产品推荐会。据了解,这种新型豆粕加工方式,依托微生物发酵技术,除了大大提高豆粕的利用率,也让饲料企业产品附加值提高20%~30%。

刘哲男介绍,在饲料总用量不变的情况下,一般饲料只能将猪只养成100公斤,而发酵饲料能将猪只体重提高至112公斤,净增重12公斤,以每公斤12元猪价计算,总计增加144元,扣除发酵饲料成本约34元,每只猪可获得110元的额外利润,即较普通饲养方式,可降低饲养成本约1元/公斤。

其实,在养猪界,发酵饲料并非新鲜事。

那么该如何降低饲料成本呢?刘哲男认为,养殖户在无法左右饲料价格的情况下,唯有提高饲料利用率、减少损耗。

据了解,近几年,一些厂家开始推广发酵豆粕,但养殖户的接受程度比较低,即使接受了也很难持久的使用。

张伙贤介绍,目前豆粕价格在3200元左右/吨,而发酵豆粕最低报价都要在6000元/吨,价格要高出将近一半。“更何况,质量是否稳定?是否能达到厂家宣传的效果?都还无法让人信服。”

在不能信服厂家发酵饲料质量的情况下,不少猪场选择只采购菌种,自行发酵饲料。“但发酵过程并非想象那么简单。”广州市番禺奥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曾明介绍,发酵饲料所需的菌种需要经过严格挑选,保存方面也有一定的要求,如果保存不当很容易造成杂菌的污染导致发酵失败。此外,在发酵过程中,对发酵时间和温度的要求也比较严格,需要一定技能的技术人员专门操作。

另外,当前药物保健依旧盛行的养殖业里,而多数发酵饲料是以益生菌为培养物,据研究报告表明,理论上没有能抵抗抗生素的益生菌存在。发酵饲料的厂家一般也在产品说明书上注明:“尽量不与抗生素同时使用!”这让养殖户难于取舍。

此外,发酵饲料不仅可以提高饲料利用率,还可以在多种微生物的作用下建立微生态平衡,增强了猪只的免疫力,使猪只健康程度提高,提高母猪受胎率,每胎可以多生1―2头仔猪以上,成活率高达98%。

不过在刘哲男看来,发酵饲料是养猪绿色饲料,在食品安全的压力下,发酵饲料必定是个朝阳产业。从发酵用途上看,猪粪也能通过发酵制成有机肥料,返肥于田,不但有效处理了猪粪污染问题,还起到废物利用,提高综合效益。

“特别是发酵豆粕产业。”广州市博善生物饲料有限公司总经理潘军介绍,发酵豆粕产业化始于欧洲,经台湾传入大陆。2005年底开始的鱼粉涨价让诸多饲料养殖企业接受了这一产品。近一两年来国内发酵饲料企业纷纷创立,不同品牌产品在市场随处可见。

博罗县金谷饲料有限公司台湾籍副总监刘哲男认为,降低成本的关键在于降低饲料成本。

“利用发酵饲料是提高饲料利用率有效方法之一。”刘哲男介绍,当前一般猪只的饲料利用率约为65%―70%,吃的越多,浪费越大。而发酵饲料是利用各种分解酶、多种有益微生物活菌搭配常用的猪只饲料如玉米、豆粕、麦皮等,将饲料原料分解成容易吸收的营养成分。实验表明,利用发酵饲料可以将饲料利用率提高至80%―85%。

刘哲男介绍,养殖成本构成因素中囊括了饲料、人工、药费、折旧、利息、水电费、污水处理、管理费等8大项看,其中饲料成本占总成本的60―70%。”如果能降低1%饲料费,对降低饲养成本帮助都是巨大的。”刘哲男说。

“正因为有此确切的效果,不少养殖户越来越关注饲料的发酵技术。”刘哲男说,,在台湾,发酵饲料的普及率很高。

饲料价格上涨,人工成本增加,肉猪饲养成本进一步被拉高,养殖进入高成本时代,在业界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如何降低饲养成本已成为业界最为关心的话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