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宁海大佳何村文化礼堂飘出浓浓文化味

“哎呀,这晚会怎么那么‘香哄’的啊,靠前一点的位子‘噶快’就没有了。”日前,宁海县大佳何镇举行了一场丰富多彩的职工文艺汇演,地点就在大佳何村“文化礼堂”内,吸引了众多村民前来观看。歌曲、舞蹈、锣鼓、戏曲、小品……晚会上,丰富多彩的节目内容引得村民不停地拍手叫好。对他们来说,这个“文化礼堂”已成为他们茶余饭后休闲娱乐的好去处,也是引导他们精神文化生活的“精神家园”。
“文化礼堂”位于大佳何镇政府的左侧,是由旧文化站改建、扩建而成的。门口,有一条聊天长廊,是乡亲们平日里歇脚、乘凉、聊天的地方。经过聊天长廊,进入到文化礼堂内,看到了另外的“五廊”:村史廊、民风廊、励志廊、成就廊和艺术廊,包含大佳何名字的由来、当地民间励志故事和大佳何获奖经历等。“这里的每一张画卷都特别发人深省、耐人寻味,真是百看不厌。”村民何贞贤总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品味大佳何的人文美。大佳何“文化礼堂”还有大礼堂和大讲堂、图书馆、多功能厅等场所,每个都聚集了高人气。
“我没事就喜欢来这里转转,多热闹呐!”村民何贞贤说。现在,“文化礼堂”已成为镇里最热闹的地方。文化展示、排练、表演……在大礼堂的舞台上,村民不再只是看热闹的观众,而成了“做热闹”的主角。“原先镇里没有专门的场地给我们跳舞,我们只能找个空旷的露天广场跳跳,感觉很不好。现在文化礼堂里音响很好,跳起来都特带劲,里面又暖和,再冷的天也不怕。”在文化礼堂二楼的多功能厅里,镇中心文艺队队员正在排练《乾隆扇》,他们笑呵呵地告诉笔者,镇里一共有30多支文艺队,属他们最为庞大,已发展了50多名文艺爱好者,涉及舞龙、舞蹈、太极拳、柔力球、健身球等方面。一些村民告诉笔者,在礼堂建成后,大家的文娱生活一下子丰富了起来,赌博、闹事的人少了,文艺活跃分子多了;邻里间的矛盾、纠纷少了,彼此间更加熟络、亲近了。
“文化礼堂”,除了展示村文化,以及给百姓提供跳舞场地外,还有什么作用呢?“‘文化礼堂’,要求日常对百姓开放,多开展文明礼仪、文化展陈、文化交流、文化娱乐等群众喜闻乐见的活动,引领农民价值观的转变。”大佳何镇工作人员说。

云顶娱乐,农村晚会只有排舞、大鼓和戏曲“土戏”吗?宁海县大佳何镇的二十几个小村庄突发奇想,联手给自个儿办了一台不一样的晚会。10月23日晚,在大佳何村后洋山公园里,200多人参演的复古晚会拉开帷幕,13个自编自演的节目,吸引了周边几千名观众。
“南国有佳人,轻盈绿腰舞。华筵九秋暮,飞袂拂云雨。坠珥时流盻,修裾欲溯空……”琴声起,笛乐扬,一身古代水袖服的舞者“飘”上舞台,台下一片惊呼声。长袖飞舞、身姿曼妙,一转身、一回眸尽诉柔情万丈,丝丝情愫。由古代宫廷惊鸿舞改编的《女儿梦》出现在舞台上,让观众仿佛来到那倚窗翘盼、尽诉柔情的闺房。台下观众不一会就认出了浓妆的“舞者”是隔壁村46岁的伍美艳。
“一开始,我也就是在村里的空地上跳跳健身舞,锻炼身体,后来大伙觉得光这么跳没劲,就开始张罗着成立正式的舞蹈队,学习、排练、演出,生活丰富起来,再也没有心思打麻将、玩扑克了。”伍美艳说道。
“开始建文艺团队时,可没几个人参加,现在舞蹈队有四五十号人了。”伍美艳告诉笔者,如今镇里有十番锣鼓、小洪拳、舞龙舞狮队等四十多支文艺队伍,相互之间暗自较劲。而各村文化礼堂、民风长廊建设起来,为农民丰富文化生活提供了场地,文化的种子生根发芽。
可是,渐渐地,村民们又开始“不满足”了。
“城里晚会多丰富呀,摇滚专场、话剧专场,我们也想搞点‘惊艳’城里人的晚会。”不知是谁的主意,一下子在大佳何镇各个村庄里传开了。
“不如搞一场复古晚会吧!”镇里的文艺骨干薛银娥给出了好建议。她说,大佳何镇是“天下读书种子”方孝孺的故里,延承了浙东十里红妆、耕读文化等民间习俗,不如以明代读书人从孩童启蒙教育、埋首苦读直至成家立业为主线,用一个个复古的节目展示农村文化的根脉。
主题一定,各文艺团队便忙开了。伍美艳决定排一支古代宫廷舞曲,表现读书人入仕后的复杂心态;“十番锣鼓队”选择了一曲《将军令》来表达战火袭来,书生戎马的境遇……
为了练好开场节目《将军令》,68岁的十番锣鼓队队长何才良“招兵买马”,可很多村民都不愿挑战这么高难度的乐器。他只能走家串户,拉来13个人“凑数”。人齐了,何才良又走访了业界几位比较出色的老师,最终请宁海平调班的传人王林火前来授课。这位80岁高龄的老艺人一听说小村要搞一台复古晚会,兴致勃勃地加入,为他们撰写乐谱,指点演奏。
“以前只听过《将军令》前奏,没想到后面部分更加惊心动魄,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可不能丢。”何才良说,今年他们还组织了俱乐部,准备免费招收学生,将锣鼓文化代代传承下去。
一台复古晚会,让百姓重温传统文化。
古朴悠扬的乐声中,一群稚气未脱的孩子穿着长衫走上舞台。正衣冠、行拜师礼、拜谢父母,朱砂启智、指聪点明、开题破笔,诵读《逊志斋集》、发智慧笔。“这是方孝孺的经典着作,其中蕴含育人、醒人、治国之理。”村民王涛常习古典文化,他说大佳何镇历史久远,出了很多名人,可是很多人未必掌握先辈的思想精华。通过这样一台晚会,连他都学到了不少新知识呢!

到达宁海县一市镇新山村,映入眼帘的是一幢幢整齐的农家别墅。顺着笔直洁净的马路往前走,就能见到文化礼堂所在地——新山村村办公楼。办公楼外围有着木头长廊,长廊上汇集了新山村的村史、村貌图文资料,村里优秀人物的照片和事迹,除此之外,还有“成就廊”、“民风廊”、“特色廊”,一个个图文并茂的板块,让人目不暇接……
“嘿,不是在大礼堂,是要去二楼的讲堂。”到达新山村的时候虽是大下午,但是文化大礼堂的门口聚集了不少孩子,听到小伙伴喊了正确位置后,一群孩子刷刷刷地一齐往二楼赶。“那里有老师讲故事,教唱歌,还能一起做游戏。”杜抒杨小跑着告诉笔者。原来,今年的暑假,新山村文化礼堂开办起了特色假日学校,并邀请了宁波大学志愿者、村民志愿者为村里的孩子进行培训。
文化讲堂内孩子们正在上课,文化礼堂里有几位正在“讲白谈”的村民。“这个时间人不多,要是晚上,广场上就热闹了。”“晚上有来跳舞的,也有来排练腰鼓的,你看,那个是我们领舞的小队长。”一旁坐着的大姐热情接茬。顺着大姐指的方向,笔者见到了舞蹈队的小队长储月超,她今年34岁,嫁到新山村之后一直生活在这里。“没事就爱往这里跑,唱唱跳跳,多开心。”储月超笑着说,以前下雨只能呆在家,现在不管是刮风下雨,我们想什么时候练就什么时候练,方便多了。
去年底,新山村崭新的文化礼堂投入使用,文化大舞台、文化活动广场成了村民休闲娱乐的好去处。从此,吃完饭到礼堂里看看电影,广场上散散步、跳跳舞成了新山村村民的固定日程。“舞蹈队有四五十个人,腰鼓队也有二十四个人。”储月超说,现在村子里有了自己的腰鼓队、舞蹈队等文体队伍,也有了排练场地,“镇上搞点晚会活动,以前还要推三推四,现在都很乐意参加。”储月超感慨道,文化礼堂也在潜移默化中改变着大家的思想。
“文化礼堂里的培训和讲座都是结合村民实际需求开展。”新山村联村干部童富东告诉笔者,除了定期在讲堂内集中学习,二楼还建成了阅览室、“春泥计划”活动室、调解室等,为村民建造一个学习、培训的“大学堂”。“以前我们农闲的时候没地方去,现在礼堂有活动,都会来参加,丰富一下我们的生活嘛。”村民叶玲飞说,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新山村文化礼堂就会成为村子里最热闹的地方,男女老少聚集一起,看电视、跳佳木斯健身舞、锻炼身体,就算是和大家聊聊天,都觉得比窝在家里舒服多了。“对我们来说,大家聚在一起热闹热闹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舞蹈队春节要表演,现在得抓紧练,场地应该让给我们先用!”
“我们腰鼓队得多练几次,不然不整齐就不好看了。” “我们高跷队也要排练的!”
……
冬日暖阳下,笔者来到宁海西店镇岭口村走访文化礼堂建设情况。还没走进门,远远就听到一阵争吵声。和谐村也有人吵架了?这可是条大新闻。笔者赶忙走上前一探究竟,进门只见好多人正拉着岭口村党支部书记舒奕菁在说理。
见着笔者到来,村民陈秋娣提高嗓门抢着说话,“舞蹈队队员都是下班之后来排练演出,时间本来就有限,得抓紧从现在开始天天练才行。”为了让更多人支持她的说法,她赶忙拉着笔者介绍起来,她所在的舞蹈队队员大都在40岁左右,平时一有时间就来这里排练,一周起码有四五次。有时候有表演,三天之内要学习2个新的舞蹈,更是请假集训。虽然辛苦,却乐此不疲。在2013年岭口村庆祝首个法定老人节的活动上,舞蹈队为全村348名老人献上了精彩的演出,“不排练,我们能演得那么好啊?!”
“大家的目的都是一样的,都是想在村晚上好好表现,我们大家来商量一下各自的排练时间,也来个错时排练。”在舒奕菁的打圆场下,争吵声很快变成了讨论声。最后,大家共同拿出了一套错时排练的计划来。
让村民们互不相让想要争夺的地盘,是村里去年10月建设起来的文化礼堂。聊天长廊聚人气,阆风学堂传知识,道德讲堂扬善美,书记课堂讲道理……这显然已经成了村里最热闹的地方了。“大伙合伙为演出编剧本,邀请西店学校的舞蹈、音乐老师为村民指导排练,大家在这里自编自导自演,做得挺红火,也挺开心。”岭口村妇女委员胡浓娣说,她自己也是舞蹈队的一员。介绍起“自己的地盘”,她满脸是幸福的笑容,“现在,想在岭口凑齐一桌麻将都难。一有表演活动,全村人准来这里报到。每天晚上吃完饭,要问人去哪里了,都去文化礼堂跳广场舞了。”
对村民们来说,到文化礼堂来,不再只是看热闹,而是要当“搞闹热”的主角。岭口文化礼堂虽小,但是每次演出都被填得满满的,礼堂的座位远远不够,连边上都站满了人。是啊,舞蹈、高跷、腰鼓……采用“老百姓演、老百姓看、老百姓评”的活动模式,岭口文化礼堂“微型舞台”已成为提升岭口文化品牌,打造岭口村民精神家园的一个重要阵地。
环顾岭口文化礼堂四周,墙上陈列着“村情村史”、“乡风民俗”、“崇德尚善”、“美好家园”等篇章,无处不彰显着其人文底蕴,映射岭口人的道德素养。而知心邻里、贴心婆媳、好媳妇、好邻里、好长者、莘莘学子等以各种“榜”的形式上墙陈列,更让村民们觉得可近可亲,好看爱看。
“没事就喜欢来这里转转,很热闹的。”村里的很多老人都这样说。52岁的舒养林告诉笔者,在文化礼堂建成后,大家的文娱生活更加丰富了,打麻将的人少了,文艺活跃分子多了;邻里间的矛盾、纠纷少了,彼此间更加熟络、亲近了,岭口村更加和谐了。“我们村去年还被评为浙江省‘群众最满意的平安村’呢,全省只有50家,”说到这,舒养林一脸自豪。

云顶娱乐 1

相关文章